網站支持IPv6
當前位置: 首頁 > 概覽欽州 > 欽州名人

萬代留芳馮敏昌

——讀《大儒馮敏昌》

2018-09-05 15:10 來源:欽州日報 字體: 【打印文章】

  《大儒馮敏昌》這本書詳細地記錄了古代欽州偉大名人馮敏昌卓越的一生。

  馮敏昌是欽州市欽北區大寺鎮馬崗村人,他出生于乾隆十二年丁卯年(1747)八月十一日子時,字伯求,號魚山,是自唐朝姜公輔、寧原悌,宋朝寧宗喬、寧宗諤之后幾百年中欽州考中進士第一人,位居“嶺南三才子”之首,是“五嶺鴻儒”。他在作詩、書法、畫畫和教育上取得非常高的造詣,是一位偉大的儒學家、詩人、文學家、書法家、教育家、畫家。書中說:“目前確認馮敏昌詩歌共兩千多首,收錄在《小羅浮草堂詩集》的有一千九百八十三首,這些詩歌大都以歌頌祖國大好山河、親情、友情、師生情為主題,飽含深情,意蘊深厚,是文學史上的一座豐碑。”他去世后,由方肇瑞發起,聯名推薦到欽州官府,再由官府級級上報,經朝廷正式認定為鄉賢,是欽州歷代十七位鄉賢之一。《大儒馮敏昌》這本書用平實的語言完整地記錄了馮敏昌的人生歷程,時間銜接緊密,邏輯性強,通過平生描述反映出他高貴的品質,高超的才華。

  有人說馮敏昌是神童,是天才,天才當然出于勤奮,勤奮就必須吃苦。本書在作者的巧妙結構下,我讀后得出馮敏昌一生經歷“六苦”。

  結構巧妙“六苦”感悟

  一苦為苦讀

  馮敏昌從小開始讀書,“四歲開始認字,七歲,祖父馮經邦親自為馮敏昌授課,口授毛詩并詳解毛詩的大義;八歲毛詩和四書已經熟讀并能了解大致內容;九歲熟讀 《四書》《五經》并且非常喜愛唐詩;十歲開始閱讀秦漢唐宋諸古文,能了解《四書》大義。”這是家庭對他的熏陶,使他自小接受刻苦學習的教育。馮敏昌的讀書路上常常由于經濟陷于困境,饑寒交迫,但他沒有被困難嚇退,仍舊沒有放棄讀書學習。馮敏昌從南方到北京,氣候溫差那么大,沒有一件新衣服,經常斷炊,但仍舊堅持學習,在這樣困苦的環境下,古今中外又有多少人能做到?

  二苦為苦練

  馮敏昌的書法博采眾長而又有自己獨特的風格,他寫字所下的功夫,連錢載也驚嘆:“王羲之的《十七貼》共一百七十行,九百四十三字,能一字不錯寫完,很不容易。”不曾苦練很難達到這樣的成果,而且通過萬千次的苦練,他獨創了一種新的執筆法,這為他的書法登上最高峰找到了取勝利器。

  三苦為苦思

  馮敏昌說:“詩是有靈氣的,厚積薄發,多讀多琢磨,靈感來了一首詩就作成了。”馮敏昌還有一句話,更是道出了一個偉大人物的心聲和追求:“要在某個領域有所建樹,就得研究整個領域的高手,通過分類比較,找出適合自己特點的突破方向,不要重蹈別人覆轍。”這一句堪稱名言,馮敏昌在易學方面造詣很高,易學需要下苦功思考,正是他善于思考、苦于思考,所以才能成為易學大家。

  四苦為苦考

  他虛齡九歲開始學習作詩,且當眾作的第一首詩《登文筆峰》“詩驚欽城”,被譽為“神童”。十二歲到廉州府參加童生考試奪得第一名,同年第三次到廉州府參加考試再以第一名被舉薦為秀才,拿到舉人考試的入場券;十五歲成為庠生,學習期間可以享受國家生活費、學費補助;十八歲參加例考,以《合浦還珠賦》又奪得第一名;十九歲到廣州參加十二年一次的拔貢考試,他奪得拔貢考試第一名……經過大大小小數次考試,馮敏昌在三十二歲那年考中進士,正式成為國家認定的棟梁之材。

  五苦為苦旅

  朝廷排斥、小人陷害致使報國無門,但馮敏昌并沒有因此消沉。而是轉向游歷五岳,以征服大自然、以收集文化歷史手跡、拓片字畫、寫詩作畫、吸取天地靈氣開辟人生更闊的天地。在游歷的過程中,常常身無分文,幸得友人相助,風雨兼程,經常吃住在山上,冒著生命危險在海拔幾千米的山頂上描字。沒有那樣的胸懷和大志,誰能完成如此艱難的工程。

  六苦為苦教

  馮敏昌離開朝廷,分別受邀到廣東的端溪書院、粵秀書院、越華書院任院長。在端溪書院任教,他制訂“學規十六條”,不但把自己所掌握的學識全心全意地付出,還拿出自己的薪水,給書院購買課桌椅,接濟貧困學子。然而,薪水也不是按時發放,有時很久都發不出,馮敏昌的生活常常陷入困境。

  尊重歷史語言平實

  馮敏昌的一生是清苦的,以至死后只留下三十多張欠債單據和典當衣物的收據,囑咐兩個兒子“父債子還”。

  正是這些以苦為樂的醞釀,才孕育出那么多偉大的詩、書、畫、志。每個人的一生都很短暫,有人富貴一生,但錢財為身外之物,生不帶來死不帶去,人應該用什么方式去紀念曾經的輝煌時刻?馮敏昌身后燦爛的文化成就,就是對他人生最高的肯定。“嘉慶十八年,馮敏昌的所有詩詞、文章、書畫作品全部被國家收集整理,列入《文苑傳》,他的著作收藏在國家歷史博物館,成為傳統文化的重要部分,讓世世代代受益。”

  馮敏昌做官時間并不長,他滿腹才華,為官清正,為自己的一生贏得了寶貴的贊譽。考上進士之后,先是任翰林院庶吉士,因工作出色又被任命為武英殿分校官,和三百八十六個人一起,負責編寫《四庫全書》,編書工作完成之后,通過皇帝的檢閱,三百八十六人里面只有兩個人的書稿毫發無疵,馮敏昌是其中之一,并得到皇帝的嘉獎。馮敏昌擔任同考官,杜絕說客和徇私之事,不接見任何一個人,不給投機取巧者任何可乘之機。由于為人處事剛正不阿,得罪了當時最得皇帝恩寵的和珅,在奸臣的離間之中默然退出官場。直到幾年后,馮敏昌又接到皇帝圣旨:“特授馮敏昌戶部浙江司主事。”任這個主事期間他寫了文章《論積貯》,“他認為,耕作三年,其中要有一年的糧食用來積貯,耕種九年,就要有三年的糧食留下來以備不時之需。”可見,馮敏昌是一個相當有政治遠見和深謀遠慮之人。乾隆五十九年,馮敏昌因在戶部工作表現突出,被乾隆皇帝下旨補任到吏部任職,并得到皇帝的接見并對他的詩書畫大加贊賞,實授馮敏昌為吏部河南司主事加兩級,享受從五品待遇。

  后來,馮敏昌因兒子和父親先后病逝而回欽州為父親守制,從此離開官場。而在守制期間也不忘做人的道理,他想出了“十一恥”與弟弟子侄們共勉,嚴于律己,光耀門風。

  為還原歷史真相,作者邊敘邊議,引經據典。書中包含的內容相當豐富,讀完這本書似乎上了一節極有思想深度的歷史課,從中獲得大量寶貴的歷史知識,還有大量欽州古代民間文化知識。

  作者不僅特別尊重歷史事實。書中多頁末尾附有注釋或內容出處,可見對故事的真實性高度負責。而且文學功底深厚,想象力豐富,對事實真相進行了文學藝術加工,使整本書讀起來更引人入勝。《大儒馮敏昌》雖然寫的是古人,書中又引用了大量的古詩,還有求雨、喪葬文化這些今人很難理解的內容,但由于作者非常巧妙地用當代語言解構,讀起來一點都不難理解,反而讓人有妙趣橫生之快感。

  像求雨情節,在我們的想象中,根本不可能成功,但馮敏昌居然大功告成。讀著這些情節,我在想,中國文化真的博大精深,我們還有很多未解之謎,需要更多人去研究,去挖掘。

  讀完《大儒馮敏昌》,第一次深入了解欽州有這樣出類拔萃的人才,這么多年淹沒在歷史的塵埃中實在可惜。文化自信從挖掘本土厚重文化開始,從這點來看,謝鳳芹又為欽州文化大廈建設加上了一塊厚磚。

 

  《大儒馮敏昌》,北部灣名人系列之三。是欽州市作協主席、全國知名作家謝鳳芹繼《國柱馮子材》《虎將劉永福》后的又一部佳作。作者從2013年開始收集寫作素材,查閱官方資料文獻,到馮敏昌工作過的河南、廣東搜集資料,埋頭鉆研,歷時漫長的五年,2018年6月定稿出書。(葉麗梅)

設為首頁| 收藏網站| 網站幫助| 法律聲明| 聯系我們| 站點地圖

主辦:欽州市人民政府辦公室|承辦:欽州市人民政府辦公室電子政務中心  

桂ICP備10005983號-1|桂公網安備:45070302000553號|網站標識碼:4507000042

上期6个平码计算公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