網站支持IPv6
當前位置: 首頁 > 概覽欽州 > 欽州名人

丹青不渝不負韶光

——記國家一級美術師、中國徐悲鴻畫院副院長梁朝水

2019-02-18 11:33 來源:欽州日報 字體: 【打印文章】

  從小山村的調皮小子,蛻變成國家油畫大師;從以畫為生活,到以畫為生命;從『燒炭成筆』的歲月,走到如今傾力幫助家鄉壯大繪畫人才隊伍。梁朝水用自己的奮斗歷程,展示了欽州兒女在外打拼的堅韌與不懈。

  開欄語:

  欽州,坭興古都,魅力之城;欽州人,勤勞實干,奮發進取。

  今起,本報開欄“天南地北欽州人”,尋找打拼在五湖四海、全球各地的欽州優秀人物,用他們的經歷、事跡、故事,證明欽州人的聰明與智慧、勤勞與勇敢,開拓本土讀者的視野,凝聚身處五湖四海的欽州人共同建設家鄉的熱情。如果你有“天南地北欽州人”的人選推薦,請致電0777-3680067聯系本報編輯部。

  莫把丹青等閑看,無聲詩里頌千秋。他的油畫,以不同的色彩,豐富的層次,揭示出大自然難能訴諸文字的深刻內涵,以震撼人心的力量,表現了生命的博大深沉。

  梁朝水,欽州人,國家一級美術師、中國徐悲鴻畫院副院長。若用里爾夫的一句名言描述他對油畫的刻骨深情,便是這一句:“在油畫的后面,跳動著畫家的脈搏,在塑像之中,呼吸著雕刻家的靈魂。”很多時候見到梁朝水,都是在畫布前凝神沉醉畫中世界的樣子。在色彩的繽紛下,隨著想象的思緒,他用那雙創造的雙手在畫心布上凝固心中永恒的美。

  吃工分的年代,愛畫畫的小子燒炭成筆

  梁朝水出生在欽北區小董鎮的一個小山村,叫雞德嶺村。村里還健在的老人說,對梁朝水記憶很深,因為他是當時村里唯一考上大學的乖娃子。他很皮,經常被生產隊隊長以及爺爺和爸爸滿村子攆著打,只因他把糧倉的白墻當畫紙畫得一塌糊涂。然而,他的乖與皮都只有一個因子——愛畫畫。

  當時由于貧困,很多小孩上完小學或初中就不上了,回村勞動,掙工分,失學的人不少。

  到80年代,已經十幾歲上了初中的梁朝水在父輩的棍棒教育下度過了他的童年。別的孩子攆雞斗狗、摸魚捉蝦,而他唯一的興趣是繪畫。找到一個空白的地方涂鴉一番就是他的童年最愛的游戲。生產隊糧倉外的白墻、鄰居家的院子墻、家里的空白的場地,甚至是村里曬谷子的曬場,幾乎遍布他的“杰作”。

  當然,當時的梁朝水的繪畫純屬于小孩子的胡亂涂鴉。考上初中就讀小董中學后,學校開設有專門的書畫課,雖然只是簡單的素描學習,但梁朝水卻如鯤魚入江河,對繪畫的興趣和熱情一發不可控。而這位教授書畫班的名叫陳能杰的老師讓梁朝水感激不已。因為,是他為梁朝水在繪畫一途啟蒙,為他打開了通往繪畫天堂的第一扇門。

  繪畫被梁朝水整個世界中的人反對,爺爺和爸爸打過、罵過,生產隊里的隊長屢次教育過。為了不挨罵挨打,梁朝水開始把他的繪畫“事業”轉向“地下工作”。晚上趁家里人睡著后打著手電偷偷在被窩里畫。而電池的使用是有限的,也是需要錢的。為了畫畫,他利用放學時間上山打柴火,挑到鎮圩上賣了換電池,然后再繼續被窩里“奮發圖強”。“記憶中,我沒有買過一支炭筆,都是撿別人不要的。”他說,“我偷著空除了上山打柴就是偷偷在山上找一些松樹桿,耐心的一點點燒成炭,找一條廢布條一綁就是我的素描碳筆。”

  那個年代,不僅僅因為家里窮,更多的原因是家里長輩的反對,認為他不好好專心讀書,畫畫簡直是“不務正業”。如今看來,對于繪畫,是梁朝水執著了大半生的一件事。

  青春獻給了自己喜歡的事業

  時光荏苒,燒炭成筆的歲月一晃就到了高考時候。1990年那個夏天,當梁朝水從學校領回廣西藝術學院的錄取通知書回到村里的時候,爺爺爸爸既高興又無奈。“你終究還是選了這條看不到頭的路。以后的路你只能靠你自己。”梁朝水至今仍記得臨行前父親跟他說的話。帶上行囊,懷里揣著那個對他又愛又恨的生產隊長臨行前塞的十塊錢,蹬著家里那輛銹跡斑斑的自行車,奔向了他的夢想之路。梁朝水開玩笑地和記者說:“我能不爭氣點嗎,那許多年的攆打不白挨啦?”“當時可不像如今的交通那么發達,離開欽州,去學校100多公里的公路就靠兩條腿蹬著自行車去咧。”梁朝水回憶起那些遠去的往事。

  雖然大學的學雜費國家包了,每月有30多斤糧食,一個學期五張畫紙(一張等同于六張大書桌拼在一起)。但這是不夠的,其他繪畫材料學校是不額外負擔的。而家里4個弟弟妹妹需要養活,已經沒有余力負擔梁朝水的任何費用。為了學習的需要,梁朝水不得不省吃儉用,利用空余時間做家教、為私人老板畫布景、做廣告圖繪制,盡一切努力為自己掙顏料錢。

  命運有時候并不會厚愛熱愛生活、勤勞肯干的人,如此咬著牙關堅持了兩年,家里的貧困依然拖了梁朝水求學的后腿,現實的殘酷逼迫梁朝水不得不作出休學的決定,外出打工。

  梁朝水有時候自嘲是個犟驢,“硬頸”(欽州話)。他把這種脾氣用在了他最愛的繪畫上,輾轉廣州、香港,無論找哪份工作他執著于找與繪畫有關的,要不寧愿不做,他說,他就算工作也不能放棄繪畫,這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,沒有了繪畫我就如同失去了靈魂。

  數年之間的打工生活,他輾轉于廣州、香港等地,畫過布景、接過雕塑的活。2008年春,在這一年,他找到了他繪畫生涯中最重要的轉折點。一個偶然的機會,他在中央美院看到了曾經的老師和師兄們的作品。老師和師兄成功了,走進了首都,走進了美術的神圣殿堂。“他們沒有放棄。為什么我要放棄?”梁朝水形容不出他當時那種瞬間頓悟的感覺,他迫不及待地聯系他的老師和師兄,迫不及待地回廣州變賣了在廣州的一切,毅然決然的投身進中央美院油畫系進修。

  雄關漫道真如鐵,而今邁步從頭越。當一個人燃起渾身戰意,就沒有什么風雨再能令他卻步、退縮。

  從踏進中央美院的那一刻起,梁朝水如脫胎換骨,全身心投入了他新的征途。不得不說在外輾轉的數年梁朝水在藝術創作上也是有許多收獲的,繪畫水平和成長閱歷的成熟積累,讓梁朝水最后通過藝術的形式表現出屬于自己的作品來,即形成自己的藝術風格與特點,從而進入自己主觀意圖的創作之中,來表現自己對世界、對人生的認識和看法。

  一回眸,已是經年。燒炭成筆的小子如今已是國家一級美術師,他把青春熱血都燃燒給了他最喜歡的事業。“我很幸福,最愛的興趣成了最喜歡的事業。”他輕輕地說。

  毀畫兩百幅,只因畫不出滿意的那幅

  他走過戈壁、灘涂、大草原、荒漠,去過大海邊、山村里、高山上、溪流邊。他把眼睛看到的風景搬到了畫布上,跟隨腳步繪成千山萬水。“繪畫是一個用時間演練的過程,用心練出自己想要的畫面。繪畫也是個修煉人性的過程,急不得,一筆一筆,一切都要用心去做。”可即便他的畫作被許多人推崇,也獲獎無數,他卻仍然心中遺憾,“我心里有座高峰,我攀不過去;我心中有幅畫,我畫不出。”所以,他曾經很“殘忍”的毀掉了隨手而作的兩百多幅畫。

  對于藝術,他對自己要求很高。對于藝術,他說,學無止境,要為藝術做一輩子的學生。他進修過北京畫院高研班、北京中青年文藝高級研修班,定期出國學習交流,至今他到過美國等二十多個國家觀摩學習,不斷錘煉和提升自己的藝術功力,“我不斷期待著,希望有一天畫出心中最滿意的畫。”

  梁朝水至今有三十多個代表作品入選各個美術界獎項,其中《暖陽依舊》入選了第十二屆全國美展,這是五年一屆、全國最高的繪畫展覽。

  繪畫讓梁朝水收獲了很多榮譽和頭銜,也收獲了美好的愛情。“如果你想要踏實,你就得踏實;如果你想遇到一個讓你欣賞的人,那就得讓自己具備他人欣賞的特質。如果你想要和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,那就讓自己能夠和她并肩同行。先變成自己喜歡的自己,再遇見一個無須取悅的人。”這是梁朝水的妻子祁穎對梁朝水的“告白”。祁穎因畫與梁朝水結緣,因梁朝水從此愛上繪畫、愛上夫妻攜手沉醉畫海的生活。

  十年北行,思鄉之情潑墨成畫

  人歸落雁后,思發在花前。

  在離家幾千公里的首都北京沉浮于美術界至今十年,梁朝水心里對家鄉的思念和牽掛從未間斷。早把父親接到北京的他,每年都抽空陪老父親回欽州轉一轉。“家鄉變得越來越好、越來越美了,車水馬龍、繁花似錦、高樓林立。記憶中,小董到欽州30多公里路是泥濘不堪的二級公路,凹凸不平,現在也很寬闊平坦。時代在變,村里人變富了,這是多好的事啊……”絮絮叨叨中,梁朝水不知不覺訴說了許多。

  他把他這份濃重的思鄉之情繪成了一幅幅佳作:作品《暖陽依舊》、作品《泊》、作品《古城余暉》等等皆采風于欽州。

  去年,他還組織和帶領中國美協的二三十位美術大師回欽州開展了“美麗南方·廣西”美術創作、寫生活動。作為我市五屆政協委員的他,也一直關注欽州的美術事業和人才發展。他說,欽州其實是一個很有文化歷史底蘊的城市,近年來也涌現出一批水平較高的青年畫家,如欽州四中美術老師謝明、市一中美術老師董光輝、欽州水彩畫家協會主席余傳偉等。下一步他將加強和欽州本土畫家們的緊密聯系,多交流學術,共同進步,并想辦法把大家的資源整合起來,努力推動欽州的文化藝術的發展,進一步提升城市品位和層次,把欽州的美好風光更好地推介出去。(記者吳揚雪)

設為首頁| 收藏網站| 網站幫助| 法律聲明| 聯系我們| 站點地圖

主辦:欽州市人民政府辦公室|承辦:欽州市人民政府辦公室電子政務中心  

桂ICP備10005983號-1|桂公網安備:45070302000553號|網站標識碼:4507000042

上期6个平码计算公式